國家稅務總局主管 | 中國稅務報官方網站——專業·權威·服務
印度“廢鈔運動”中的稅收脈動
2016-12-27 18:30:20 | 來源:中國稅網·www.jujixn.icu 中國稅務報 | 作者:郭紅雨

  印度的“廢鈔運動”已轟轟烈烈地進行了一個多月。盡管現在誰也無法準確預測這場豪賭的結局,但把著稅收這條“命脈”,有一個結果還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莫迪政府通過廢鈔令等一系列金融手段,以及配套的稅收政策,強制性地對部分社會財富進行了重新分配,在短期內對整個國家的金錢有了更多掌控。
  
  這是一場早有預謀的“稅收大躍進”嗎?
  
  毫無疑問。就在11月8日晚,莫迪突然宣布將從次日零時起以新版紙幣代替舊版500盧比、1000盧比(大致相當于50、100元人民幣)流通之時,“反腐”、“反恐(恐怖分子制造假幣)”、“打擊黑色經濟”就成了關于這場“運動”起因的官方標準措辭。那么,所謂打擊黑色經濟,讓藏匿的黑錢曝光,將其納入政府管理,說白了,不就是“收稅”二字么?
  
  蛛絲馬跡早就有了。由于印度人的主要經濟活動,包括財富儲存,長期依賴現金,這種無跡可尋的財務往來造成大量偷漏稅,助推黑色經濟增長,導致稅收占GDP比重較低,喊著“打黑”上臺的莫迪一直都在呼吁持有非法現金收入的印度人把錢存入銀行。2014年8月,“總理人民金錢計劃(PMDY)”啟動,目標是幫助印度人民進入主流金融業,到了2015年10月,普華永道發布報告,稱在PMDY的作用下,2015年印度未開銀行賬戶人數為2.33億,比2011年的5.57億人下降了58%,不過,數據同時顯示,這些新增賬戶多數都沒有使用過。今年6月,莫迪又推出了赦免逃稅的“收入申報計劃”,鼓勵有錢人可以通過繳納45%的費用(含稅款、附加費以及罰款)將黑錢洗白。印度財政部發布的文件顯示,截至9月30日,參與該計劃的申報者共計71726位,申報總額為6738.2億盧比,平均申報金額近1000萬盧比。然而,對亟欲重整印度,提高國家稅收的總理莫迪來說,這樣的收獲恐怕仍嫌不足,于是乎,最終放出大招。
  
  廢鈔令不但一夜之間廢止了占印度貨幣流通總量85%的鈔票,并且做出“兌換有限額,提現有限額”的規定,這其實等于直接逼迫大量沒有銀行賬戶的印度人去開戶,或讓此前手中持有大量舊幣的人將其存入銀行,而配套措施又規定:超過10萬盧比的存款需提供收入證明,超過25萬盧比的存款將受到資產調查,如果存款數額與先前申報的收入來源不相稱,將補繳大筆稅款并支付罰款,由于印度已實現稅銀聯網,如此一來,逃稅行為自然得到遏制,申報數大增。
  
  果不其然。據《印度快報》報道,有銀行報告:廢鈔行動后,短短兩周內便有2100億盧比存進了此前零余額的PMDY賬戶中,而這些可能都是洗白后的黑錢。另據《印度時報》報道,截至11月22日,剛啟動半個月的廢鈔令已使印度47個城市11月的稅收達到了去年同期的2.5倍。
  
  為了使這套設定能夠長久起效并確定下來,11月29日,印度政府向議會遞交了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按照該草案,印度境內個人如能在50天換錢窗口期(11月8日~12月30日)主動承認賬戶內存在“黑錢”或未申報應稅收入,政府將征收涉事款項的30%作為所得稅,并征收相當于所得稅金額33%的附加費,此外還要征收涉事款項的10%作為罰金。如果黑錢戶主不主動申報,一經當局查實,將面臨60%的所得稅,使總稅費高達85%。盡管議會眼下正在因廢鈔令吵到休會,但由于這項草案僅需獲得執政黨占多數的下議院通過,當地媒體分析認為,草案生效的可能性極高。
  
  何時才能結束“道與魔試比高”的游戲?
  
  為了繞開廢鈔令,印度有錢人正在與政府不斷地暗中使勁,國內各種洗錢行動在全國各地蔓延開來。雖然莫迪強硬地將印度民眾的這種洗錢行為定義為“以非法手段持有不義之財”之舉,并一直敦促政府努力修補這些漏洞,然而,新的漏洞總會以更快的速度出現。
  
  據印媒報道,在緊急動用各種方式將錢洗白的過程中,那些手頭有大量現金的富人、官員,消息相對靈通,路子較多,總有更多辦法兌換舊幣或逃稅。比如大肆購買一切有可能成為貨幣等價物的商品,比如提前兩年給員工發薪,再比如給點錢讓窮人開戶,用他們的額度取出新錢,或者動用關系,通過賄賂大量獲取新錢等。逐漸地,這個反腐新政反而又成了有些人大賺一筆的腐敗良機。例如,在班加羅爾和金奈市,稅務專員均搜查到了藏匿在多個據點的巨量新版紙幣,總金額高達數億盧比,同時還發現海量金條。據分析,這些黃金都是以換鈔收取的賄賂。
  
  與此同時,一些洗錢代理機構也在搶抓商機,他們通過幫助人們把囤積的大量現金合法化而牟利,其采用的創新方式包括:將禁止流通的現金用飛機運載到印度東北部不受限制的邦,或者讓洗錢的人參與到一些高周轉率的行業中,這種行業會將舊版現金當作收入,流出其中一部分,然后將剩余返還,甚至提供服務安排地產經紀公司使用舊幣售賣孟買高檔郊區的公寓等,根據轉換資金的難度,這些機構抽取的費用從10%~50%不等。
  
  當然,對于那些擔心自己手中的灰色收入部分不再流通的印度人來說,最好是把自己手中的現金變換成美元、黃金、收藏品、期貨、股票等一切能夠保值的東西。于是,人心惶惶之下,原本就嗜金如命的印度人對黃金的需求更大了。可是,面對這樣的漏洞,莫迪又豈能善罷甘休?打擊終歸還要升級的。
  
  12月8日,似乎已有消息傳出,政府打算限制個人黃金保有量,對來源不明的黃金征收高額的稅收和罰金。
  
  真的是“痛在當下,利在千秋 ”嗎?
  
  “痛在當下,利在千秋”,12月9日這天,莫迪發布了這樣一條推特,除表白自己的決心,也是在鼓勵印度人民要接納這場改革帶來的短痛,捱過當前困難期。那么一個重要問題來了,在這場突如其來的運動中,究竟印度的哪個群體體會到了最大的痛?
  
  有觀點認為,窮人雖被折騰,但基本不會有大損失。而印度富人會第一時間通過境外銀行將手中的貨幣兌換成美元來逃避監管。最后真正被“捉”到的,大多是沒有能力進行境外避稅的印度本國中產階級。據一名同時是孟買洗錢網絡參與者的律師透露,大多數印度民眾為使自己手中現金合法化,甚至能最多承受約50%的損失。于是,在政府這場“光明正大的掠奪”中,實施了對中產階級的“搶劫”。
  
  對這種指責,莫迪并沒有否認。正如英國《經濟學人》的文章所言,“廢鈔舉措帶來的暫時痛苦是值得的”。或許在一位政治家看來,改革當然損害個體利益,肯定有人從中投機倒把,但為了實現“印度經濟系統現代化”這個最關切的宏大目標,必須豪賭。
  
  如果,一切能夠按莫迪理想的設計走下去,政府屆時必會賺得盆滿缽滿。往小里說,這會補上推行“印度制造”而犧牲的部分稅收,抵消提高公務員工資的支出,往大里說,這會強化印度中央對財政的控制能力。倘若接下來,莫迪政府能乘勝追擊,借貨幣改革的余威統一中央和地方財政,進行較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繼續推行無鈔票化、金融數字化提高經濟透明度,壓縮地方政府權力,打壓地主財閥和腐敗官員等代表落后生產力的那些人,改良系統性腐敗的土壤,說印度正處于歷史上最關鍵的騰飛時刻也不為過。
  
  如果,問世倉促、缺乏布局且具高度破壞性的廢鈔運動最終帶來的是一大堆金融災難,那么短痛將變為長痛,印度經濟一蹶不振之下,社會經濟信用、政府政治信用消耗殆盡,舊勢力卷土重來,莫迪也會成為“專制”的代名詞。
  
  不過鑒于目前這場魔幻色彩十足的國家級大型經濟實驗尚有許多不確定性,眼下世界頂級經濟學家并沒有幾個出來發表過多言論,經濟學人或許都在埋頭收集數據、觀察變化、驗證理論。與此同時,印度廢鈔這件事也是史上難求的社會政治活動樣本,值得人們反復研究。歷史的進程將會說明一切。 


(責任編輯:王燕)
責任編輯:郭紅雨
北京pk10计划在线